您好,歡迎來到中國孵化器! 登錄 注冊 +我們微信 | 返回首頁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新聞
  • 新聞
  • 政策
  • 技術
  • 創業
  • 孵化器
  • 企業
  • 項目
  • 專利
  • 協會
  • 金融
  • 中介
當前位置:中國孵化器網 > 新聞動態 > 行業動態 >  正文
2019年中國產業創新孵化器行業研究報告
發布日期:2019-09-17   編輯:中國孵化器網   來源:互聯網
孵化器作為創業服務的重要載體,與眾創空間、加速器等形式在軟硬件條件、服務對象及服務門檻方面具有顯著區別。 中國孵化器行業發展歷經4個階段,目前主要分為產業型孵化器、創投型孵化器、空間/物業型孵化器、媒體型孵化器和地產型孵化器等5種類型。 中國孵化器行業發展

    核心摘要:

 

    孵化器行業概述:

 

    孵化器作為創業服務的重要載體,與眾創空間、加速器等形式在軟硬件條件、服務對象及服務門檻方面具有顯著區別。 中國孵化器行業發展歷經4個階段,目前主要分為產業型孵化器、創投型孵化器、空間/物業型孵化器、媒體型孵化器和地產型孵化器等5種類型。 中國孵化器行業發展外部環境總體較好,從政策、技術、區域經濟和社會等維度評價,均具備良好的引導效應與正向價值。 孵化器行業供給和需求量未來都將保持增長,資本賦能效應會被逐步弱化,更多依靠的是大企業產業資源整合與商業模式創新。 中國孵化器發展特點與國外同行相比具有典型區別,具體體現為受政策驅動影響較大,運營成本主要來自政策性補貼和業務營收等。

 

    產業創新孵化器發展現狀:

 

    產業創新孵化器有別于傳統孵化器形式,表現為在政府扶持下由大型企業主導運營,政府和外部機構對應提供引導扶持與相關服務。 產業創新孵化器在孵化器行業整體鏈條中所占話語權比較大,成為驅動行業轉型發展的重要力量。 目前,中國產業創新孵化器核心覆蓋新科技領域,同時聯動輻射各細分賽道。 產業創新孵化器的核心價值體現為既是區域核心系統重要組成部分,又是解決企業創新探索失靈的制度設計,其商業化路徑根據不同類型的母公司主體形成分化,多依靠組合模式靈活增收。 目前,中國產業創新孵化器在運營、資金及自身創新方面仍面臨一系列發展困境。

 

    趨勢展望:

 

    未來,中國產業創新孵化器應首先基于宏觀背景明確定位,定位賦能輔助角色,提振產業發展動能并優化創新方式; 其次,產業創新孵化器應通過“引進來與走出去”助力中國企業的國際化融合進程,作為企業和創新的核心鏈接點發揮更大價值; 最后,產業創新孵化器立足自身資源稟賦與愿景,形成差異化服務模式與發展路徑。

 

    孵化器概念界定

 

    孵化器對比眾創空間、加速器等概念具有顯著差異

 

    在初創企業服務市場及創業圈中,孵化器與眾創空間、加速器等概念經常被同時提起。從定位及服務形式來看,三者都聚焦于為初創團隊及創業個人提供包括辦公場地、社交空間、外包服務及資源共享等多維度的周邊服務,助力初創公司快速成長。但三者無論從軟硬件條件、服務對象及服務門檻上來看都存在明顯區別:孵化器更多定位于服務新創辦的科技型中小企業,基于此類企業的發展特點為其提供較為規整優質的辦公環境,并配套政府及運營母公司豐富優質的產業資源與資金支持,入孵篩選規則相對嚴格;加速器是在孵化器孵化基礎上,對具備一定發展基礎的初創企業進行技術與商業模式的快速升級迭代,加速其成長過程并與資本緊密對接;眾創空間組織相對靈活,面向所有創新創業群體開放,與傳統意義的孵化器相比門檻更低。

 

    中國孵化器分類及商業延展性

 

    商業化途徑存在困境,產業型孵化器接替產業革新重擔

 

    通過對比孵化器屬性和核心服務模式,可將中國整體孵化器行業分為五類,它們分別為產業型孵化器、創投型孵化器、空間/物業型孵化器、媒體型孵化器和地產型孵化器,此外由于孵化器行業仍處于初期探索階段,整體服務模式與盈利模式并不完全成熟,也存在例如產業 地產、創投 空間等復合型孵化器類型。

 

    隨著“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政策紅利淡出行業舞臺,孵化器服務逐漸回歸商業本質,即如何依托自身運營能力實現穩定發展,從而達到投資回報或商業落地的目的成為行業核心探討問題。在各類孵化器中,由于產業型孵化器多由企業主導,且與企業業務結合較為緊密,所以具有更高的商業落地可能性,成為行業核心探索方向之一。

 

    中國孵化器行業發展歷程

 

    雖已歷經四次迭代,但行業仍處于較為初期的發展階段

 

    中國孵化器行業發展起步較早,最初主要以提供基礎的空間租賃作為核心服務,多依存于高校和研究院所發展。而在近十年期間由于國家雙創政策和資本的雙重推動,行業先后經歷了政策賦能階段和資本賦能階段。在政策賦能階段孵化器服務在空間租賃基礎上,除提供政策申報外,延伸出提供代記賬、人才招聘等多樣化服務。而后行業進入資本賦能階段,在此期間由于資本的大量涌入,針對企業資金需求直接入股投資或其他資本對接的孵化模式逐漸成熟。現階段以企業為主導的產業創新型孵化器,通過企業自身豐富的產業資源賦能入孵企業發展成為行業發展核心探索模式。

 

    雖然中國孵化器行業已經歷4個發展階段,但從國內孵化器整體的盈利情況、運營穩定性和品牌影響力來看,整體行業的仍處于較為初期的發展階段,如何結合中國特色政策與商業環境,構建穩定可持續的商業化服務模式仍需未來持續探索。

 

    中國孵化器行業PEST分析

 

    外部環境基礎良好,有利于孵化器行業發展

 

 

    中國孵化器行業供需分析

 

    新增企業保持持續穩定增長,為孵化器市場帶來廣闊機遇

 

    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實有企業數量和注冊資本年平均增長率分別為16.7%和27.9%,市場主體得以充分發展。大量初創企業的持續涌現,對各類型孵化器的需求日趨明顯,推動其市場規模快速增長。截至2017年底,全國共有孵化器4063家,場地面積接近1.2億平方米,帶動創業就業人數接近260萬人,在孵科技型中小企業達17.75萬家,在孵企業總收入6335.7億元,累計畢業企業達11.1萬家。未來,隨著政策的不斷利好與產業集聚創新趨勢深化,中國孵化器行業市場想象發展空間仍然可期。

 

    中國孵化器行業投融資情況

 

    資本投資逐步恢復理性,聚焦于早期孵化團隊扶持

 

    2015年至2019年4月,國內孵化器行業累計發生融資事件78起,呈逐年下降趨勢,孵化器行業已由資本熱炒階段進入依靠實力打磨與商業模式創新提升自身競爭力的全新發展階段。另一方面,由于產業創新孵化器的崛起,大型國有、民營及外資企業傾向于內部整合資源對孵化器進行投入,商業資本投資空間受到一定程度影響。從融資輪次來看,國內孵化器行業的融資主要集中于天使輪和A輪,說明投資機構普遍看好處于早期發展階段的優秀孵化團隊,希望通過資本布局加速科技企業的孵化進程。

 

    中外孵化器服務對比分析

 

    國外孵化器重視技術前沿探索,國內同行受政策驅動影響大

 

    1959年第一家孵化器誕生于美國紐約,為中小企業快速發展打開了一扇全新窗口。隨著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以微電子、新型材料和生物工程為支柱的一系列最新科學技術的突破和應用,全世界范圍內進入科技革命高潮,小微企業成為技術創新的核心力量,借助孵化器將最新科技成果快速商業化落地,形成經濟社會發展的全新增長極。相對比而言,國內外孵化器行業發展的驅動因素有所不同:國外孵化器的興起反映的是信息技術產業逐漸形成的市場化過程,加速技術與資本流動成為核心訴求;國內孵化器演進過程受國家推動新興產業發展意志影響較大,以探索技術實現首次商業化與提供適配產業發展的管理咨詢、投融資等周邊服務為主要目標。此外,國外孵化器產業商業化程度普遍較高,孵化鏈條可鎖定至新興產業發展的科技前期,國內孵化器更多關注技術應用領域的發展期企業,對種子期企業的孵化效果有限。

 

    中外孵化器服務對比分析

 

    國外孵化器重視企業價值收益,國內同行依賴補貼與營收

 

    國內外孵化器的目標客戶都鎖定在早期、特定行業、具有商業前景的初創企業,致力于為其提供成長初期缺乏的資源,以協助其實現商業價值快速增長。根據價值鏈管理理論,可將商業模式內涵拆分為價值定位、價值創造、價值實現與價值傳遞等維度。盡管在這四個維度內國內外孵化器存在普遍的核心訴求,但受限于體制、經濟與文化等方面差異,國內外產業創新孵化器的探索方向及落地形式有所不同。國外孵化器更注重創客文化以及高技術投資回報,傾向于以獲取在孵企業股份或拋售在孵企業股票收獲溢價作為主要的盈利方式,并形成持續自主經營能力,通過技術累積與項目展示收獲口碑;國內孵化器緊密圍繞政策導向和產業價值定位制定預期發展目標,通過打通產學研環節以加速資源交換與集聚,為被孵企業提供空間租賃、申請政府補貼、獲得稅收分成、組織各類培訓等獲得收益,并不斷積累資源與品牌影響力形成雪球效應。

 

    產業創新孵化器概念界定

 

    產業創新孵化器由企業主導運營并提供完整商業服務

 

    隨著初創企業及創業團隊快速涌現,既有的孵化器數量與運營模式已很難滿足市場需求。各行業內頭部企業與知名商業機構利用自身特色資源集聚與行業認知優勢,從內部項目孵化起步,逐步發展為對外提供初創企業綜合孵化服務的產業創新孵化器模式。與傳統孵化器由政府或成熟科技園區發起、設立并提供資源支持的運營模式不同,產業創新孵化器指在政府扶持下由企業主導運營,為經過一定篩選條件的初創企業提供固定辦公場所,并以商業規劃、投融資撮合、工商稅外包、人才招聘等服務模式創新作為核心競爭力的運營機構,可為被孵企業創造良好的外部發展環境,可以有效推動被孵企業商業化進程,并加速產業整體高質量發展。

 

    中國產業創新孵化器分類及特征

 

    不同類型產業創新孵化器具備各自核心優勢特征

 

    產業創新孵化器由于主導企業的類型不同,又可分為國企主導型、央企主導型、外企主導型、傳統私企主導型和互聯網巨頭主導型,其中前兩類主要通過政策傾斜和產業資源集聚的方式來賦能創業企業發展,外企主導類則利用其強大的品牌影響力和全球化市場資源,幫助創業企業高效對接業務拓展,加速其市場化進程和產品實踐,傳統私企主導類和互聯網巨頭主導類則在自身產業生態基礎上,系統性推進創業企業商業落地的良性轉化。

 

    現階段由于國央企改革仍在進程中,雖然國央企主導類產業創新孵化器在賦能產業創新的過程中動力十足,但由于企業機制的復雜性,創業企業的商業實踐與原產業結合過程中仍存在多方位掣肘,面臨較大挑戰。對比之下以傳統私企主導和互聯網巨頭主導的產業創新孵化器則更為靈活。未來傳統私企主導類和互聯網巨頭主導類將優先于其他產業創新孵化器進入快速發展階段,但國央企主導類仍是行業最具有發展潛力的主體。

 

    中國產業創新孵化器相關產業鏈剖析

 

    產業參與主體大浪淘沙,共同建構行業轉型升級新引擎

 

    中國孵化器產業鏈參與主體不斷豐富,產業生態逐漸健壯。位于產業鏈中游的產業創新孵化器區別于其他孵化器,由于其客戶定位不同,核心服務對象是母公司,價值服務也更加關注如何為母公司帶來價值,即提供何種機制和組織安排,協助母公司踐行開放式創新。作為創業團隊與公司內部機構之間的緩沖區,產業創新孵化器不但可以降低彼此間的影響,更重要的是可以藉此引入外部技術資源,加快技術的商業化進程,降低企業創新成本。同時,也可以為內部閑置的創新成果提供外部商業化路徑從而激發公司內部的“企業家精神”,并與外部資源方共同分擔創新風險。正因如此,其中的大型企業對于產業創新孵化器的發展具有決定性作用,在其細分產業鏈中具有絕對話語權。但也正是這部分大型企業不斷驅動著現階段中國孵化器行業的轉型升級征程。

 

    中國產業創新孵化器服務領域聚焦

 

    核心覆蓋新科技領域,聯動性輻射各細分賽道

 

    中國產業創新孵化器覆蓋領域由于多依托于大型企業,現階段主要聚焦在新科技領域,例如人工智能、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此外由于互聯網巨頭的參與,覆蓋領域持續增加包括社交、電商、營銷、視頻和教育等。隨著科技創新及技術落地加速實踐,未來產業創新孵化器生態將進一步健碩和豐富,但其中新科技將仍為發展道路上的核心主旋律。

 

 

    中國產業創新孵化器服務核心價值

 

    作為市場創新系統的核心中介扮演多種角色

 

    與發達國家不同,中國作為新興市場國家市場體系并不十分完善,存在一定的商業制度缺失,孵化器服務能夠起到制度中介作用。產業創新孵化器在客戶定位上偏重于對母公司負責,更多定位于服務母公司的創新戰略,對于母公司而言孵化器是其踐行開放式創新理念的重要平臺。此外產業創新孵化器對企業具有潛在的實際商業價值,例如租金現金回報、投資回報、收并購提高企業市值回報、降低研發成本并提高產能效率的技術回報、提高企業短期影響力及公益性回報等。總體來看產業創新孵化器作為市場創新系統核心中介,既是區域核心系統重要組成部分,又是解決企業創新探索失靈的制度設計。隨著科技創新與技術創業成為世界各國發展經濟重要力量,產業創新孵化器正在成為整合技術、知識與資本的重要工具,在國家創新體系中正扮演者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中國產業創新孵化器商業化探索

 

    兩條路徑下的多種盈利選擇,但機構多采用組合模式靈活增收

 

    目前中國產業創新孵化器服務機構主要通過空間租賃、政府補貼、培訓/咨詢費、持股孵化輔導、投資回報和稅收分成等方式實現盈利。其中以空間租賃、政府補貼和稅收分成作為主導盈利方式的產業創新孵化器,核心競爭優勢來自于資源獲取能力和政府關系維護能力,對于國央企主導類有更高的適應性;而將持股孵化輔導、投資回報、培訓/咨詢作為主要盈利模式的產業創新孵化器,核心競爭優勢主要來自于自身市場化運作能力,私企主導類、外企主導類和互聯網巨頭主導類更具發展優勢。但目前產業創新孵化服務機構多采用組合盈利模式,以豐富孵化器營收途徑。

 

    中國產業創新孵化器行業發展困境

 

    中國產業創新孵化器漸入發展期面臨的轉型困境

 

    孵化器作為特殊經濟技術組織形態,對科技成果轉化、新創企業扶植、區域經濟繁榮以及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目前中國產業創新孵化器作為產業服務核心環節的中堅力量,正由探索期逐步進入多元發展期,盡管總體上發展良好但也面臨諸多困境。宏觀層面,我國整體創新能力不足,企業尚未真正成為技術創新的主體,缺乏創新的動力和機制;企業層面,我國產業創新孵化器仍面臨運營、資金和創新等發展困境。

 

    發展趨勢-基于宏觀背景明確定位

 

    未來定位賦能輔助角色,提振產業發展動能并優化創新方式

 

    當前,中國經濟處于新舊動能轉換特殊時期,隨著勞動力成本和資源耗費的增加,傳統行業增長動力與盈利能力開始下降,宏觀經濟整體面臨下行風險。與此同時,由科技創新推動的產業升級將成為未來促進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興技術將逐步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為傳統產業賦能改造的同時,裂變催生出全新的產業賽道與商業模式。產業創新孵化器作為承接技術轉移與資源外溢的優質載體,應定位于賦能輔助者。一方面,產業創新孵化器可以快速集聚一批產業鏈上中下游初創技術企業,為產業結構優化與質量提升帶來新鮮血液,補齊關鍵缺失環節,強化主導企業在相關產業領域的布局力度;另一方面,產業創新孵化器可通過主導企業的集聚效應和示范帶動,打通創新要素流動渠道,最大限度利用資源強化底層通用技術與產品研發,推動創新模式由單一領域的離散式突破向跨領域的群體性突破轉變,構建新型創新應用生態環境。

 

    發展趨勢-產業國際化融合

 

    通過“引進來與走出去”助力中國企業的國際化融合進程

 

    中國作為世界后發經濟體在國際化過程中一直以來都面臨市場和技術雙重劣勢的窘境,這兩種后發劣勢長期積累的情況下,模式和技術創新是現階段中國企業國際化探索的關鍵。產業創新孵化器作為中國企業和國際創新的核心承載者,一方面不斷引進國外頭部企業產業資源和創新服務模式,另一方面積極推動中國企業國際化融合探索創新機制的建立與改革,持續助力中國企業加速實現從模仿者到引領者的轉化,未來產業創新孵化器在中國企業國際化融合過程中的價值將進一步凸顯。

 

    發展趨勢-差異化發展帶來更多想象空間

 

    立足自身資源稟賦與愿景,形成差異化服務模式與發展路徑

 

    當前,產業創新孵化器提供的服務內容比較有限,且大部分產業創新孵化器缺乏差異化服務能力與商業模式活力。同時,產業創新孵化器在發展路徑選擇上還有待明確,與政府、資本以及其它合作方的紐帶需進一步研究梳理。未來,產業創新孵化器會逐步明確目標市場,對不同入孵企業進行分項研究與差異化戰略制定,不斷發掘企業成長過程中產生的新型需求,創新變現及盈利模式,實現良性“造血式”運營發展;在發展路徑選擇上,也會向產業生態、資本合作、平臺對接以及政府服務等細分方向延伸,提供差異化的創業企業服務價值。

圖片新聞推薦
“創新創業”五問
深圳南山,一家孵化器舉辦活動。活動開場了,卻沒有...[詳情]
深圳寶安區六大園
深圳寶安區推進實施“科技桃花源”戰略,制定建設標...[詳情]
中國科技企業孵化
目前,中國已經形成五大創業中心,一是以北京、天津...[詳情]
2016年全球創新指
2016年全球創新指數8月15日在瑞士日內瓦發布,該指...[詳情]
國務院確定首批2
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關于建設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示...[詳情]
地鼠嘎嘣脆闯关